切换到宽版
  • 1442阅读
  • 0回复

八卦邮报丨一个诺奖得主都无法进入的文学机构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吉浇志
 

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大英物馆决定归还埃塞俄比亚皇帝的头发
      
      最近,世界各地都在产生越来越多的文物纠纷。例如在欧洲,达?芬奇艺术品的归属一直是个问题。意大利人认为卢浮宫应该将达·芬奇的画作送还给意大利,然而这些画作又的确是达·芬奇在法国创作的。这些都属于艺术纠纷,无论达?芬奇的作品在哪里展出,展示品本身的意味并不会受到影响。但有一类物品,如果在其他地方展览的话,它的意味恐怕就会改变。
      
      上周,大英物馆把19世纪埃塞俄比亚皇帝的头发作为文物展示了出来。这些头发的主人是埃塞俄比亚皇帝特沃德罗斯二世,1855年,年仅36岁的特沃德罗斯二世结束了埃塞俄比亚国内的纠纷,建立起了统一的政权。但在19世纪末,埃塞俄比亚遭遇英国人入侵,特沃德罗斯二世战败,城堡沦陷,他本人也选择。死后,英国士兵冲了进去,把特沃德罗斯二世的皇冠、皇后、皇子一同掳走。
      

      
      这些东西理应被归还给非洲国家。不少文化学家都赞同这个做法。曾经在非洲占据大量殖民地的法国,在这件事情发生后也表示,如果非洲国家提出归还此类物品的要求,法国物馆也将认真考虑。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会爆发非洲文物回归的热潮。
      
      一个诺奖得主都无法进入的文学机构
      
      法国文化很矛盾,它崇尚个人的自由奔放,但同时,它又极为保守。在世界上,恐怕也没有哪一门语言在吸收新词汇这方面能比法语更迟钝。
      
      这可能和他们文化机构的老龄化有关。
      
      今年,法兰西学院陷入了窘境。
      

      
      是法国文学后继无人了吗。
      
      倒也不是。诺奖得主莫迪亚诺还在世,勒克莱齐奥也还活着,没得过诺奖的法国作家里,还有维勒贝克,菲利普·索莱尔斯。然而,他们居然都“没有资格”入选法兰西学院。
      
      “这不正是它的特点吗”,有人打趣道,“这个机构向来以错过伟大作家而闻名”。巴尔扎克,左拉,雨果,都没有被这个从17世纪就存在的学院选中。诗人魏尔伦,在当年的投票中成功获得了零票。
      
      2019年,法兰西学院再次进行了投票,想要填补4个院士名额。不出意料,依旧没有一个人成功当选。这不禁让人质疑,这个机构评选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据外媒报道,目前法兰西学院院士的平均年龄已经超过了70岁,几乎全由白人构成,只有一位海地的法语小说家是黑人,而女性院士也只有5位。法兰西学院想要在未来的评选中改变这个不平衡的状态,增加女性和黑人的名额,可能这是导致法兰西学院迟迟无法确定新人选的原因,他们一直在争论。
      
      而另外一个原因是,法兰西学院永远不会主动联系一个作家。要想成为那里的院士,必须得主动给他们写一封“意愿强烈”的申请书,申请通过后,才能进入投票评选环节。估计这样的事情,巴尔扎克们是不太有时间和兴趣去做的。
      
      哦对了,可能光有“强烈的申请意愿”还不够。做工精良的法兰西学院院士服,定价为惊人的5万美元。给院士们发放的佩剑价格也不便宜。龚古尔文学奖得主阿明-马洛夫说道,当年他被评选为法兰西学院的院士后,不得不交纳23万美元,用于入职的各项花费。
      
      作者:新京报记者 紫罗兰
      
      校对:薛京宁
      
      编辑:宫子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