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3阅读
  • 0回复

“妈妈,你想我了就吃了这颗糖” 总台央广记者探访背后的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判纶行882
 

西安阳光星辉官网

      “妈妈,如果你想我了,就吃了这颗糖”,中国之声天使日记播出以来,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士王丛欢的故事格外引人关注。昨天(12号),记者前往武汉驻地探访河北援助武汉医疗队的护士王丛欢,她背后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mp3 width=290 height=24 autostart=false]://img0.xinmin/2020/02/14/20200214160733593242.mp3[/mp3]
      
      第一次来武汉,没和家人商量
      
      37岁护士王丛欢大年初一下夜班睡了一觉,初二晚上8点半的火车,初三凌晨4点半左右,她和其余149名河北援汉医疗队队员从石家庄抵达武汉。
      
      王丛欢:“都知道车站会是一个人海茫茫的景象,但是我们凌晨来到武汉之后,车台上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武汉一些对接我们的人来,停了几辆公交车,更有感触的是每个公交车前头都会贴一张纸,‘武汉加油’,自己心里的那一酸,酸得你忍不住的要流泪。”
      
      王丛欢说她想带孩子来武汉看看唐诗中的黄鹤楼,但是因为工作忙一直没时间,这是她第一次来武汉,没想到却是因为工作。
      
      王丛欢:“一年到头休息的时候也很少,老公总是说,有了机会一定带你和孩子出去玩一玩。本来北方人就一直想往南方走一走看一看,看看武汉长江大桥,因为孩子刚上小学,我们教他背唐诗的时候就在背黄鹤楼,然后我老公也跟孩子说,将来带你去看一看真正的黄鹤楼是什么样子,但是一直也没有机会来武汉。”
      

      
      她总说科里其它护士的孩子小,自己孩子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爱人也能帮着带,但其实孩子还在上小学一年级,爱人去年才做过心脏膜瓣手术。这次由于出发很匆忙,也没来得及和家人商量。
      
      王丛欢:“这个真没有商量,其实我不是为自己担心,是真为我家里人担心,因为我们家是我和我爱人两个人照顾孩子,没有公婆,加上我爱人18年做的手术,我担心他的身体。但是从我们认识到结婚,他一直都非常支持我,不单单是这次,其他的活动也都挺支持我。出乎我意料的是我说我可能作为第一批志愿者要走,他真的没有犹豫,说你去吧,家里有我带孩子,说到这个我自己都觉得很愧对家人。”
      
      脑子里没有惧怕,只有救人
      
      王丛欢在武汉上的第一个班是夜班,尽管有着14年的护理经验,面对不太了解的新冠肺炎时还是害怕。但当她走进病房,她看到的不再是狰狞的病魔,而是活生生的病人,脑子里的惧怕没有了,救人,只有救人。
      
      王丛欢:“肯定有点害怕,但是进去之后,因为是夜班,多数病人都休息了,有些病人需要生活护理会叫护士去帮助,真正接触到病人的时候就感觉也没有那么害怕,其实护士就在做自己的一些操作。只要做好防护,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交流也不会有多么害怕,到夜班早晨工作忙起来的时候,真的就跟我自己在单位工作似的没有一点顾虑了,我觉得可能就是身在其中,就想帮助更多的人,只会考虑到怎么样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没有想我害怕他传染我,我不想去接触他,就没有这种心情了。”
      
      排班分白班和夜班,夜班又分前夜和后夜。她说,规定是每个班七八个小时,但实际上护士们都要上到10个小时左右,中间只有一个小时吃饭,穿脱整套防护服就需要40分钟,头套、口罩、手套、防护服、隔离衣……
      

      
      王丛欢:“里头穿上隔离衣,外头穿上防护服,套上鞋套,我们至少带两层手套,原来刚来之前还担心,在我们科从来没有戴着手套给病人在扎针做操作,我说我带了手套之后很影响手感,万一要扎不上针怎么办?有一回我发烧住院输液,扎的那种小针结果就鼓了个包,感觉那个地方最起码得疼了三天。所以自己深切感受到了之后,就不想再去给病人造成这种创伤了。”
      
      日子很苦,一起战斗却很甜
      
      今天是她援汉的第18天,和病人交道打多了就会有感情,王丛欢说这也是一种“生死之交”,平时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在这个特殊时期听起来就会极其感动。
      
      王丛欢:“有个病人是退伍军人,说在石家庄那边也有战友,有时间去你们那儿了一定再当面再跟你们说谢谢,我觉得好感动。就是原来没有疫情之前,听这句话觉得没有那么有感情,现在一说打心底里觉得武汉和咱们真的是不分你我的那种感觉。”
      
      虽然这里的日子很苦,但是和同事们在一起战斗的日子却很甜。
      
      王丛欢:“我作为一个地道的北方人就特别不爱吃米饭,但基本上酒店里都是米饭居多。同事们说,你不吃米饭,我们这也有热干面啊,这次疫情过去之后,请你吃地地道道的武汉热干面。武汉长江大桥离这里不远,然后旁边就是黄鹤楼,一定带你们去看看。他们非常热情好客,来了之后不会说你是河北的我是武汉的。大家在一起工作之后就是你帮我帮你,像一家人一样。”
      
      孩子是夫妻的润滑剂,现在突然懂事了
      
      她有个日记本,记得密密麻麻,她来那天是爱人生日,蛋糕没来得及买就去了武汉。王丛欢说爱人脸皮薄嘴笨,不会表达,每次爱人想她的时候就让孩子打电话,说“孩子想你了”。
      

      
      王丛欢:“我们家那位从来都不会问你好吗?你怎么样啊?我儿子就是我们俩之间的一个润滑剂,他经常说你儿子问你没事吧?他就会借助于孩子的口气来问你怎么样,就是不善于表达,但是突然就会借我儿子的嘴问一问也挺好。”
      
      王丛欢说她十分担心孩子父亲,好在一向淘气的孩子似乎突然懂事儿了,在家里竟然开始洗碗,还叮嘱她戴口罩。
      

      
      王丛欢:“那天视频了一下,我跟老公说你儿子干嘛去了?他没说就直接拿着手机过去了,我一看我儿子在厨房里洗碗呢,我那天直接把手机截图了,说越来越懂事儿了,知道帮爸爸干活了,走之前我就告诉我儿子,我说妈妈走了,你在家就得照顾爸爸,对不对?不能老是不听话,你在家帮忙照顾爸爸,他说嗯,没问题。现在一打电话孩子就是妈妈,你小心点,回到那了之后一定要勤洗手,出门必须戴上口罩,我说不用我叮嘱他,他开始叮嘱我了。”
      
      孩子懂事了,爱人身体状况也已变好,自己也适应了这边环境,医院工作走上正轨,王丛欢说,这个病不害怕了,她坚信一切都会过去。
      
      王丛欢:“可能我作为专业人员没有自己的顾虑,但是外人看来就觉得,你看护士进去穿这么厚的防护服,一定还是很害怕的,但是我希望通过咱们对这个疾病的了解,对我们一些隔离病房怎么工作的,更多地去给大家讲解这种知识,其实这个病不害怕,只要大家做好自我防控。很快也就过去了,我们都坚信很快就过去了。”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