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3阅读
  • 0回复

95年书法专业生,作品有朝气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游戏

      广东青年书法家许哲,2018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书法篆刻专业。他出生于1995年,很年轻,作品也也有年轻人该有的朝气,从其作品看,取法还是广泛的,行草以二王甚至杨维桢为主,楷书也有欧阳通书法的痕迹。他在毕业展览时,写下了下面的创作杂叙:
      

      
      创作杂叙
      
      许 哲
      
      写一篇像样的创作手记对于文采很烂的我来说难度太大,只能通过一些琐碎的只言片语,很不通畅的告诉大家了。
      
      四年的大学,我的书风变化跟我的性格都在发生变化,从最初执着于擘窠大字,喜欢酣畅淋漓的率性书写,在不止“毁”了多少长锋羊毫之后,渐渐地发现居然笔架上留了几支全新的长锋羊毫丝毫未动到落了灰,才发现已经很久没写过大字作品了。
      

      
      平时的作品几乎都是清一色小字,最大不超过中楷大小,而且风格几乎都是帖学一路为主,这就像从一个喜欢路边冷饮的小屁孩到洋参枸杞的中年男的转化似的,喜欢这些不温不火的东西,喜欢淡雅,清净,而且一直向冷峻,方折感强烈,笔调潇洒的书风去靠近,近来对杨铁崖,欧阳父子颇为心动。那种绝尘俗的气息有时候能让自己看到颤抖。
      

      
      毕业创作的作品是要挂在展厅的,为了满足展厅效应,不得不有一个大字条屏来撑起自己那薄弱的气场,然而问题来了,写惯了小字的我,面对长轴巨屏犯起了愁,用笔习惯上的调整花了不少时间,而更艰难的问题在其后——章法!
      

      
      虽然杨维祯也有大字作品可供参考,然后那种作品对我目前的我来说,打心眼里还不想去探索,还是喜欢杨维祯手札一路的作品,心理就一直想着让自己去把小字素养去融入到大字里面去,而且做到不失气势,这个时候就不得不去私淑一下王铎这位大神了,我想,这就是一种挑战吧!
      
      于是乎,行草条屏狄武襄就是这么来的。
      

      
      当然,小字作品肯定要有一件的,行草扇面杨维祯诗一首是参照了晋、唐、宋的一些手札,把大字的皴插融进去,到目前为止,心理对扇面作品的喜爱还是甚于条屏作品,如何去平衡手札作品那种精致感和随意感,正是我目前的探索所在。
      
      这里还有其他的一些作品,纯属自己一时兴起瞎搞,跟毕业创作一起诚惶诚恐地放上来,给大家看笑话了。
      

      
      入展广东省第五届“南雅奖”书法篆刻展;入展全国楚文字书法展(作品被湖北美术馆收藏);湖北美术学院2017秋季写生展优秀作品;“北村”奖学金一等奖;入选“郁郁含章”全国高校书法本科教学成果展等。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书法田园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